当前位置:主页 > 2019香巷开奖现场结果播马 > 求明史刘基传原文及翻译

求明史刘基传原文及翻译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19-09-19 / 点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刘基,字伯温,青田人。基幼颖异。元至顺间举进士,除高安丞,有廉直声。行省辟之,谢去。及太祖下金华,定括苍,闻基名,以币聘,基未应。

  总制孙炎再致书固邀之,基始出。既至,陈时务十八策,太祖大喜,筑礼贤馆以处基等,宠礼甚至。会陈友谅陷太平,谋东下,势张甚,诸将或议降,或议奔据钟山,基张目不言。太祖曰:“先生计安出?”

  基曰:“贼骄矣,待其深入,伏兵邀取之,易耳。天道后举者胜,取威制敌以成王业,在此举矣。”太祖用其策,诱友谅至,大破之,以克敌赏基,基辞。

  其龙兴守胡美谴子通款,请勿散其部曲,太祖有难色。基从后踏胡床,太祖悟,许之,美降,江西诸郡皆下。大旱,请决滞狱,即命基平反,雨随注。

  因请立法定制,以止滥杀,太祖方欲刑人,基请其故,太祖语之以梦,基曰:“此得土得众之象,宜停刑以待。”

  后三日,海宁降,太祖喜。悉以囚付基纵之。寻拜御史中丞兼太史令。太祖以事责丞相李善长,基言:“善长勋旧,能调和诸将。”

  太祖曰:“是数欲害君,君乃为之地耶?吾行相君矣。”基顿首曰:“是如易柱,须得大木。若束小木为之,且立覆。”及善长罢,帝欲相杨宪。

  宪素善基,基力言不可,曰:“宪有相才无相器。夫宰相者,持心如水,以义理为权衡,而己无与者也,宪则不然。”

  帝问汪广洋,曰:“此褊浅殆甚于宪。”又问胡惟庸,曰:“譬之驾,惧其偾辕也。”后宪、广洋、惟庸皆败。

  洪武三年授弘文馆学士。十一月大封功臣,授为资善大夫、上护军,封为诚意伯。明年赐归老于乡。基佐定天下,料事如神,性刚嫉恶。

  刘基,字伯通,青田县人。刘基小时候聪明异常。元朝至顺年间中进士,朝廷安排他担任高安县丞,有廉洁正直的好名声,行省征召他,他谢绝了。待明太祖攻下金华,平定括苍,听到刘基的名声,用重财礼聘请他,刘基没有答应。

  总制孙炎两次写信坚持邀请,刘基才答应。到后,陈述对当时形势的认识和十八条对策建议。太祖高兴极了,修建礼贤馆安置刘基等人居住,恩宠礼遇到了极点。正逢陈友谅攻陷了太平,考虑向东进军,气焰十分嚣张。

  将领们有的建议投降,有的建议逃到钟山盘踞下来。太祖问:先生您能拿出什么计谋?刘基说:贼寇骄横,等他的军队深入近来,(我们的)伏兵阻截消灭他们,是很容易的。天老爷认为“后举者胜”,树立威势消灭敌人来成就王业,关键在打这一仗啊。

  太祖采用他的计谋,诱惑陈友谅到来,彻底消灭了他的军队(太祖)因为消灭了敌人就赏赐刘基。刘基谢绝了。那个龙兴的太守胡美派遣儿子转达投降的诚意,(但)要求不解散他的部队,太祖有些为难。刘基从后面踏太祖椅子,太祖醒悟,答应了胡美的要求。

  胡美投降,江西各部郡都归顺了太祖。大旱之时,刘基请求判决长期没有判决的案件,(太祖)乘此机会命令刘基为冤狱平反,大雨随之而下。(刘基)乘机请求制定法律制度,来制止滥杀无辜。

  太祖正要刑讯犯人,刘基问他原因,太祖把梦中的事告诉了他,刘基说:这是得土地得民众的征兆,最好是停止刑讯来等待吉象到来。过后三天,海宁(地方官兵)投降了,太祖高兴极了,把全部的囚犯交给刘基释放。不久(刘基)被任命为御史中丞兼太史令。

  太祖因为某件事情责罚丞相李善长,刘基说:善长是有功勋的老臣,他能够协调各个将领之间的关系。太祖说:这个人多次想害您,你竟然替他开脱罪责,我将要你做丞相。刘基叩头说:这好比换柱子,必须用粗大的木头。如果捆几根细木头为柱子,将马上会倾倒。

  等到善长被罢官,太祖想任命杨宪为丞相。杨宪和刘基的关系向来很好,刘基却极力说这样不行,他说,杨宪有做相的才能,但没有做相的气量。宰相,保持心境像水一样的清明平正,用义理作为执行权利的标准,而不掺杂个人私见,杨宪却不是这样。

  太祖问他汪广洋行不行,刘基说:这个人气量狭小几乎超过杨宪。太祖又向他问胡惟庸,刘基说:好比驾车,害怕掀翻车辕。后来,杨宪、汪广洋、胡惟庸都出事被杀。洪武(明太祖年号)三年任命刘基为弘文馆学士。

  十一月大封功臣,任命刘基为开国翊运守正文臣、资善大夫、上护军,封爵为诚意伯。第二年赐他告老还乡。刘基辅佐朱元璋平定天下,料事如神。他生性刚直,嫉恶如仇。到此时回到山林隐居,只有喝酒下棋,从不提自己的功勋。八年,刘基病重,过了一个月就去世了,享年六十五岁。

  清兵入关后,顺治二年四月癸亥,御史赵继鼎奏请纂修《明史》。赵继鼎奏请纂修《明史》的记载,见于《清世祖实录》卷15,何冠彪《顺治朝〈明史〉编纂考》一文首揭此事。但清廷何时决议纂修,尚无确切史料证实。

  《清世祖实录》中仅见几位总裁于顺治二年五月癸未的上奏,其中言,“臣等钦奉圣谕,总裁《明史》”,并提出副总裁及纂修人员名单。这种“钦奉圣谕”,很可能仅是早朝时的口头指示而已。

  以往论著称顺治二年五月“诏修《明史》”,表述确实有所不当,准确言之为:顺治二年五月,清廷组成《明史》的纂修人员。)得到了清朝廷的认可。其后,大学士冯铨、李建泰、范文程、刚林、祁充格为总裁,操办此事。

  是年五月,由总裁提名副总裁和纂修官,并设收掌官七员,满字誊录十员,汉字誊录三十六员, 揭开了清朝官方纂修《明史》的序幕。

  康熙四年,重开明史馆,因纂修《清世祖实录》而停止。康熙十八年,以徐元文为监修,开始纂修明史。于乾隆四年最后定稿,进呈刊刻。《明史》是我国历史上官修史书中纂修时间最长的一部。

  如果从清顺治二年开设明史馆起,到乾隆四年正式由史官向皇帝进呈,前后历时九十四年。假如从康熙十八年正式组织班子编写起至呈稿止,为时也有整整六十年之久。

  主要是当时政治上不稳定的原因。《明史》的正式开馆修纂始于清顺治二年五月初二(1645年5月26日)。

  据清朝顺治实录记载,当日以修《明史》总裁官内三院大学士冯铨、洪承畴、李建泰、范文程、刚林、祁充格等奏请,正式设置副总裁官,以学士、侍读学士詹霸等十一人充任,并且选定纂修、收掌、誊录官。

  此时正值清兵入关之初,清朝立足未稳便急于诏修《明史》,其目的是显而易见的。一是以此宣告明朝已亡,而当时南京的弘光朝廷正与清朝南北对抗,修《明史》便是不再承认弘光的南明政权存在。

  二是以此笼络明朝遗臣,通过纂修《明史》,使那些降清的明朝汉族官员有一种情感上的寄托。

  从当时的形势来看,开馆修史的条件是根本不具备的。虽然到五月十五日清军攻入南京,南明弘光朝廷灭亡,五月二十八日清廷宣布“平定江南捷音”。

  但是实际上清军在江南遭到了军民的坚决抵抗,尤其是清廷公布“剃发令”后,更激起江南百姓的抵制。其中著名的战斗有阎应元领导的江阴保卫战,固守孤城达两月之久。

  南明弘光政权覆灭后,明臣黄道周、郑芝龙等奉唐王朱聿键于福州建立了隆武政权;与此同时,张国维、张煌言等奉鲁王朱以海于绍兴监国(鲁王监国),李自成农民起义军余部也与明总督何腾蛟结合抗清。

  到顺治三年,明臣苏观生等奉朱聿鐭在广州建立了绍武政权,丁魁楚、瞿式耜等又拥立桂王朱由榔建立了永历政权。顺治六年,张献忠农民军余部在孙可望、李定国率领下,与南明永历政权结合,成为抗清主力之一。

  我有《刘基传》全篇译文,但太长,现分段提供。明史·刘基传(全译) 【原文】 刘基,字伯温,青田人。曾祖濠,仕宋为翰林掌书。宋亡,邑子林融倡义旅。事败,元遣使簿录其党,多连染。使道宿濠家,濠醉使者而焚其庐,籍悉毁。使者计无所出,乃为更其籍,连染者皆得免。 【译文】 刘基,字伯温,青田人(今温州文成县)。曾祖父刘濠,在宋朝任翰林掌书一职。宋亡之后,同县人林融举兵准备兴复宋室。事情败露后,元朝派专使调查并登记林融一党名录,很多无辜的人被牵连进去。使者路过青田夜宿刘濠家。刘濠把使者灌醉,然后放火烧了房子,名册全被烧毁。使者想不出办法交差,刘濠就替无辜者更改名册然后交给使者,因此许多被牵连的人都幸免于难。 【原文】 基幼颖异,其师郑复初谓其父爚曰:“君祖德厚,此子必大君之门矣。”元至顺间,举进士,除高安丞,有廉直声。行省辟之,谢去。起为江浙儒学副提举,论御史失职,为台臣所阻,再投劾归。基博通经史,於书无不窥,尤精象纬之学。西蜀赵天泽论江左人物,首称基,以为诸葛孔明俦也。 【译文】 刘基幼时聪颖异常,他的老师郑复初对刘基的父亲刘爚说:“您祖上德行深厚,这个孩子必定会光大您家门庭。”元至顺四年,参加科考选为进士(中三甲第20名),授职高安县承,有廉洁刚正的好名声。后行省大臣征召他,(改任行省职官掾史),不久,刘基辞官离开。(至正九年)起用为江浙儒学副提举,因建言监察御史失职一事,被台臣所阻,两次递上辞官文书后归隐。刘基博通经史,对于书籍没有不细心研读的,尤其精通星象谶纬的学问。西蜀的赵天泽谈论江左的杰出人物时,首先称赞刘基,认为刘基是诸葛亮一类的人物。 【原文】 方国珍起海上,掠郡县,有司不能制。行省复辟基为元帅府都事。基议筑庆元诸城以逼贼,国珍气沮。及左丞帖裏帖木儿招谕国珍,基言方氏兄弟首乱,不诛无以惩後。国珍惧,厚赂基。基不受。国珍乃使人浮海至京,贿用事者。遂诏抚国珍,授以官,而责基擅威福,羁管绍兴,方氏遂愈横。亡何,山寇蜂起,行省复辟基剿捕,与行院判石抹宜孙守处州。经略使李国凤上其功,执政以方氏故抑之,授总管府判,不与兵事。基遂弃官还青田,著《郁离子》以见志。时避方氏者争依基,基稍为部署,寇不敢犯。 【译文】 方国珍乱起海上,抢掠海边郡县,官府不能制服他。行省又任命刘基为元帅府都事。刘基建议修筑庆元等城墙逼阻强盗,方国珍气势受到阻止。待到左丞相帖里帖木儿招降方国珍,刘基即建言,方氏兄弟是首乱,不诛杀不足以惩戒后来者。方国珍听后万分恐惧,即遣人厚礼贿赂刘基。刘基拒不接受。方国珍于是派人乘船走海路到京城,贿赂朝廷当权者。朝廷于是颁诏安抚国珍,并授予他官职,却怪责刘基擅自专权,将他关押在绍兴。方国珍一伙海盗就更加骄横猖狂了。没过久,山寇盗贼四处蜂起,行省又派刘基去剿捕,与行院判石抹宜孙镇守处州。经略使李国上报刘基的功劳,当时执政的官员因为方国珍的原因故意压制他,只给刘基授职总管府判,并不给予兵权。刘基于是弃官回青田,创作《郁离子》,抒写自己的心志。当时为避方氏作乱的人们争相归依刘基,刘基稍作部署,盗寇就不敢前来进犯。

  《明史》刘基本传 刘基,字伯温,青田人。曾祖濠,仕宋为翰林掌书。宋亡,邑子林融倡义旅。事败,元遣使簿录其党,多连染。使道宿濠家,濠醉使者而焚其庐,籍悉毁。使者计无所出,乃为更其籍,连染者皆得免。基幼颖异,其师郑复初谓其父爚曰:“君祖德厚,此子必大君之门矣。”元至顺间,举进士,除高安丞,有廉直声。行省辟之,谢去。起为江浙儒学副提举,论御史失职,为台臣所阻,再投劾归。基博通经史,於书无不窥,尤精象纬之学。西蜀赵天泽论江左人物,首称基,以为诸葛孔明俦也。 方国珍起海上,掠郡县,有司不能制。行省复辟基为元帅府都事。基议筑庆元诸城以逼贼,国珍气沮。及左丞帖裏帖木儿招谕国珍,基言方氏兄弟首乱,不诛无以惩後。国珍惧,厚赂基。基不受。国珍乃使人浮海至京,贿用事者。遂诏抚国珍,授以官,而责基擅威福,羁管绍兴,方氏遂愈横。亡何,山寇蜂起,行省复辟基剿捕,与行院判石抹宜孙守处州。经略使李国凤上其功,执政以方氏故抑之,授总管府判,不与兵事。基遂弃官还青田,著《郁离子》以见志。时避方氏者争依基,基稍为部署,寇不敢犯。 及太祖下金华,定括苍,闻基及宋濂等名,以币聘。基未应,总制孙炎再致书固邀之,基始出。既至,陈时务十八策。太祖大喜,筑礼贤馆以处基等,宠礼甚至。初,太祖以韩林儿 称宋後,遥奉之。岁首,中书省设御座行礼,基独不拜,曰: “牧竖耳,奉之何为!”因见太祖,陈天命所在。太祖问征取计,基曰:“士诚自守虏,不足虑。友谅劫主胁下,名号不正,地据上流,其心无日忘我,宜先图之。陈氏灭,张氏势孤,一举可定。然後北向中原,王业可成也。”太祖大悦曰:“先生有至计,勿惜尽言。”会陈友谅陷太平,谋东下,势张甚。 诸将或议降,或议奔据锺山,基张目不言。太祖召入内,基奋曰: “主降及奔者,可斩也。”太祖曰:“先生计安出 ?”基曰: “贼骄矣,待其深入,伏兵邀取之 ,易耳 。天道後举者胜 ,取威制敌以成王业,在此举矣。”太祖用其策,诱友谅至,大破之,以克敌赏赏基。基辞。友谅兵复陷安庆,太祖欲自将讨之,以问基。基力赞,遂出师攻安庆。自旦及暮不下,基请迳趋江州,捣友谅巢穴,遂悉军西上。友谅出不意,帅妻子奔武昌,江州降。其龙兴守将胡美遣子通款,请勿散其部曲。太祖有难色。基从後蹋胡床。太祖悟,许之。美降,江西诸郡皆下。基丧母,值兵事未敢言,至是请还葬。会苗军反,杀金、处守将胡大海、耿再成等,浙东摇动。基至衢,为守将夏毅谕安诸属邑,复与平章邵荣等谋复处州,乱遂定。国珍素畏基,致书唁。基答书,宣示太祖威德,国珍遂入贡。太祖数以书即家访军国事,基条答悉中机宜。寻赴京,太祖方亲援安丰。基曰:“汉、吴伺隙,未可动也。”不听。友谅闻之,乘间围洪都。太祖曰:“不听君言,几失计。”遂自将救洪都,与友谅大战鄱阳蝴,一日数十接。太祖坐胡床督战,基侍侧,忽跃起大呼,趣太祖更舟。太祖仓卒徙别舸,坐未定,飞礮击旧所御舟立碎。友谅乘高见之,大喜。而太祖舟更进,汉军皆失色。时湖中相持,三日未决,基请移军湖口扼之,以金木相犯日决胜,友谅走死。其後太祖取士诚,北伐中原,遂成帝业,略如基谋。 吴元年以基为太史令,上《戊申大统历》。荧惑守心 ,请下诏罪己。大旱,请决滞狱。即命基平反,雨随注。因请立法定制,以止滥杀。太祖方欲刑人,基请其故,太祖语之以梦。基曰:“此得土得众之象,宜停刑以待。”後三日,海宁降。太祖喜,悉以囚付基纵之。寻拜御史中丞兼太史令。 太祖即皇帝位,基奏立军卫法,初定处州税粮,视宋制亩加五合,惟青田命毋加,曰:“令伯温乡里世世为美谈也。”帝幸汴梁,基与左丞相善长居守。基谓宋、元宽纵失天下,今宜肃纪纲。令御史纠劾无所避,宿卫宦侍有过者,皆启皇太子置之法,人惮其严。中书省都事李彬坐贪纵抵罪,善长素匿之,请缓其狱。基不听,驰奏。报可。方祈雨,即斩之。由是与善长忤。帝归,愬基僇人坛壝下,不敬。诸怨基者亦交谮之。会以旱求言,基奏:“士卒物故者,其妻悉处别营,凡数万人,阴气郁结。工匠死,胔骸暴露,吴将吏降者皆编军户,足干和气。”帝纳其言,旬日仍不雨,帝怒。会基有妻丧,遂请告归。时帝方营中都,又锐意灭扩廓。基濒行,奏曰:“凤阳虽帝乡,非建都地。王保保未可轻也。”已而定西失利,扩廓竟走沙漠,迄为边患。其冬,帝手诏叙基勋伐,召赴京,赐赉甚厚,追赠基祖、父皆永嘉郡公。累欲进基爵,基固辞不受。 初,太祖以事责丞相李善长,基言:“善长勋旧,能调和诸将。”太祖曰:“是数欲害君,君乃为之地耶?吾行相君矣。 “基顿首曰:“是如易柱,须得大木。若束小木为之,且立覆。 “及善长罢,帝欲相杨宪。宪素善基,基力言不可,曰:“宪有相才无相器。夫宰相者,持心如水,以义理为权衡,而己无与者也,宪则不然。”帝问汪广洋,曰:“此褊浅殆甚於宪。 “又问胡惟庸,曰:“譬之驾,惧其偾辕也。”帝曰:“吾之相,诚无逾先生。”基曰:“臣疾恶太甚,又不耐繁剧,为之且孤上恩。天下何患无才,惟明主悉心求之,目前诸人诚未见其可也。”後宪、广洋、惟庸皆败。三年授弘文馆学士。十一月大封功臣,授基开国翊运守正文臣、资善大夫、上护军,封诚意伯,禄二百四十石。明年赐归老於乡。帝尝手书问天象。基条答甚悉而焚其草。大要言霜雪之後,必有阳春,今国威已立,宜少济以宽大。基佐定天下,料事如神。性刚嫉恶,与物多忤。至是还隐山中,惟饮酒弈棋,口不言功。邑令求见不得,微服为野人谒基。基方濯足,令从子引入茆舍,炊黍饭令。令告曰:“某青田知县也。”基惊起称民,谢去,终不复见。其韬迹如此,然究为惟庸所中。 初,基言瓯、括间有隙地曰谈洋,南抵闽界,为盐盗薮,方氏所由乳,请设巡检司守之。奸民弗便也。会茗洋逃军反,吏匿不以闻。基令长子琏奏其事,不先白中书省。胡惟庸方以左丞掌省事,挟前憾,使吏讦基,谓谈洋地有王气,基图为墓,民弗与,则请立巡检逐民。帝虽不罪基,然颇为所动,遂夺基禄。基惧入谢,乃留京,不敢归。未几,惟庸相,基大戚曰: “使吾言不验,苍生福也。”忧愤疾作。八年三月,帝亲制文赐之,遣使护归。抵家,疾笃,以《天文书》授子琏曰:“亟上之,毋令後人习也。”又谓次子璟曰:“夫为政,宽猛如循环。当今之务在修德省刑,祈天永命。诸形胜要害之地,宜与京师声势连络。我欲为遗表,惟庸在,无益也。惟庸败後,上必思我,有所问,以是密奏之。”居一月而卒,年六十五。基在京病时,惟庸以医来,饮其药,有物积腹中如拳石。其後中丞涂节首惟庸逆谋,并谓其毒基致死云。 基虬髯,貌修伟,慷慨有大节,论天下安危,义形於色。帝察其至诚,任以心膂。每召基,辄屏人密语移时。基亦自谓不世遇,知无不言。遇急难,勇气奋发,计画立定,人莫能测。暇则敷陈王道。帝每恭己以听,常呼为老先生而不名 ,曰 : “吾子房也。”又曰:“数以孔子之言导予。”顾帷幄语秘莫能详,而世所传为神奇,多阴阳风角之说,非其至也。所为文章,气昌而奇,与宋濂并为一代之宗。 所著有《覆瓿集》,《犁眉公集》传於世。子琏、璟。 《明史·刘基传》今译 刘基,字伯温,处州路青田县南田(译者注:今属浙江省文成县)人。 曾祖父刘濠,官任宋朝翰林掌书。宋朝灭亡时,有个同乡名叫林融的,起兵反元。起事失败后,元庭派人登记林融同党,很多乡亲受到了牵连。那使者在回归路上住宿刘家,刘濠就灌醉了他,并一把火烧了自己的房子,那登记乡亲的名册也就连同烧毁了。使者短期内再无法弄成,为赶时间,只好更换名册,择要写上几个人名。这样,很多受连累的乡亲就免遭杀身之祸了。 刘基少时聪明绝顶,他老师郑复初对他父亲刘爚说:“您祖德深厚,是报应在这小子身上了,他一定会光大你刘家的门的。”果然,元至顺年间,刘基就高中进士,两年多后,被授为江西高安县的县丞。在高安任上,很有廉洁正直的名声。后来行省举荐他做职官掾史,不久,他就辞职回乡。过了四五年,刘基又到杭州求官,被提拔为江浙行都儒学副提举。由于揭发某御史官员失职的事,被御史台的官员们横加阻梗,刘基就再次弃官回家。在那时,刘基已是博通经史,对任何书籍没有不加窥探的,尤其精通象纬之学。四川人赵天泽和刘基交游较深,他品评起江东人物来,是首推刘基,认为刘基是和孔明一类的人物。 方国珍起事海上,攻掠东南沿海郡县,当地官员无法控制局面。江浙行省又征召刘基为浙东元帅府都事。刘基策划修筑庆元(宁波)等城来抗拒海贼,方国珍的气势受到了遏制。当朝庭派左丞相贴里贴末儿来招谕方国珍时,刘基说方氏首乱,不加惩处,无法警戒后来者,贴里贴末儿也深以为然。方国珍怕了,用巨款贿赂刘基,刘基断然拒绝。方国珍就派人通过海道,赶到京师,行贿上级有关官员。终是诏书下达,招抚了方国珍,给了他官做,却斥责刘基擅作威福,把他羁管在绍兴。从此,方氏就更加放肆了。 不多时,处州七县山寇蜂起,行省又征召刘基去剿捕,跟行省院判石抹宜孙共守处州。经略使李国凤巡视江南,上报了刘基的军功,当权者却由于方国珍的缘故而压抑了刘基,只授给他处州总管府判的小官,还不让他染指军事。刘基于是愤而弃官,回到了青田南田,著《郁离子》来申明自己的观点和志向。当时躲避方国珍的人们都争相依附刘基,刘基只稍作部署,方氏就不敢进犯了。 朱元璋攻下金华,平定处州,听到了刘基和宋濂等人的大名,就让人带着礼币来聘请他们。刘基拒绝了。处州总制孙炎就再三递信给刘基,硬是逼他出山,刘基考虑再三,只好出来。到了南京,刘基向朱元璋陈时务十八策,是款款切中要害。朱元璋很是高兴,就筑起了“礼贤馆”,让刘基他们住了进去,对他们是宠信有加,礼节备至。 当初,红巾军首领朝韩林儿被刘福通拥立为小明王后,朱元璋遥相拥戴,韩林儿就升他为仪同三司江南等处行中书省丞相。年初,朱元璋的行中书省为韩林儿设立御座,让同伙们礼拜,刘基唯独不肯,说:“韩林儿只是一个牧奴,敬奉他干什么?”于是进去拜见朱元璋,陈述天命所在,劝他自立门户。朱元璋听了,动起心来,求问征取天下的大计。刘基就这样对他说:“东面的张士诚,是个自我保守、不求进取的窝囊废,对他可以缓一缓;可怕的是西面的陈友谅,他劫持主子迫胁手下,称王称帝名号不正,地据我方上游,虎视眈眈,无日忘我,应该首先对付他。陈氏灭掉了,张氏也就孤立了,就可以很快吃掉他。完成了这一步,再北伐中原,王业就可成功了。”朱元璋听了,很是高兴,说:“今后先生有什么好主意,可别保留哟。” 正在这时,陈友谅攻陷太平,打算东下,气势非常嚣张,朱元璋的不少将领慌了,有的主张投降,有的主张奔据钟山,刘基却瞪着眼睛一言不发。朱元璋看出了什么名堂,召刘基进入内室。刘基激愤地说:“那些主张投降和逃跑的,统统应该斩首!”朱元璋问:“先生有什么好主意?”刘基说:“陈贼虽是可怕,但他趾高气扬,已是麻痹大意了,待他深入我地,我们用伏兵加以迎击,是容易打败他的。根据历史经验,较晚举事的往往能够取得成功,主公取威制敌,以成王业,正在此举,大胆干吧!”朱元璋用刘基的策略,引诱陈友谅前来,其出不意,大破陈军。朱元璋用克敌制胜的奖赏奖励刘基,刘基谢绝了。 陈友谅的军队又攻陷安庆,朱元璋想要亲自带兵去讨伐,问刘基怎么样,刘基是极力赞成,于是出兵攻打安庆。但从凌晨到傍晚,一直攻打不下。刘基请朱元璋直奔江州,捣碎陈友谅的巢穴,朱元璋照办,就挥全军西上。陈友谅大出所料,惊慌失措,带着妻子儿女逃奔武昌,江州就降服了。这时龙兴守将胡均美派他的儿子前来请降,不过提出条件,不可解散他们原有的部队。朱元璋显出很为难的样子,刘基就从后面踢他的胡床,朱元璋马上悟得,签应了他。胡均美投降后,江西各郡就都轻易拿下了。 正在这时,刘基母亲亡故了,却不敢提出服丧的申请,直到一年后,才请求回家安葬母亲。回家途中,正好碰上苗军反叛,金华处州的防守名将胡大海、耿再成等惨遭杀害,浙东一带动摇不定起来。刘基到达衢州,帮助那里的守将夏毅稳定了各县的局势,又跟平章邵荣等策划收复处州,浙东的动乱终于被平定下来。方国珍历来忌畏刘基,就送信向刘基吊唁来了。刘基给他回了信,宣示了朱元璋的威德。此后,方国珍就向朱元璋进贡了。刘基在家服丧期间,朱元璋曾多次派人送信到他家,求询军国大事,刘基都一条一条地答复他,条条都切中机宜。 不久,刘基回到京师,朱元璋正要亲自救援红巾军的地盘安丰。刘基说:“不可啊,那陈友谅的伪汉和张士诚的伪吴正乘机而动呢。”朱元璋不听。果真,陈友谅听说朱元璋救援安丰,就乘机围攻洪都来了。朱元璋赶快从安丰撤回,说:“不听您话,差点失策!”于是亲自率军解救洪都,跟陈友谅在鄱阳湖展开了一场大战。双方每日接战几十次,战斗十分激烈。一次,太祖坐着胡床在船上督战,刘基侍立旁侧,忽然刘基跃起大呼:“不好!”马上催促太祖换船。太祖仓促间移到另一艘小船,还没坐定,“轰”的一声,飞炮已击中原来的那艘船,立地粉碎!陈友谅他们在高处看到了,还以为朱元璋没换船,是必死无疑了,大喜。可朱元璋的战船毫无慌乱,继续挺进,陈友谅的将士们看了,都大惊失色。那时湖中相持,三日未决。刘基请朱元璋移军鄱阳湖湖口,堵死陈军粮道,又与陈军约定,在金木相犯的日子里决一死战。陈友谅终于大败,在突围途中中飞箭而死。 此后,明太祖攻取士诚,北伐中原,终成帝业,大体是按照刘基所提的那征取天下的大计而行。 吴元年,让刘基做掌管推算历法的太史令。刘基等人通过努力,呈上了《戊申大统历》。那时出现了“荧惑守心”的天象,而“荧惑守心”是“祸当君”的。刘基请朱元璋下罪已诏,稳定了人心。又发生了大旱灾,刘基请求朱元璋清理积案,朱元璋从其请,果然大雨如注。刘基就抓住时机,请朱元璋立法定制,以防止滥杀无辜。一天,太祖正想对人行刑,刘基请问为什么。太祖就把一个怪梦告诉他。刘基说:“这是得土地得人民的征兆,应该停止行刑以等待好消息。”过了三天,海宁果真归降。朱元璋一高兴,都把囚犯交给刘基放走了。不久,朱元璋又让刘基做了御史中丞兼太史令。 太祖登上皇帝宝座不久,经刘基奏请,设立了卫所制。当初,规定处州的粮税,是在宋朝制度的基础上每亩另加五合,太祖命令,只有青田的不再另加。他说:“这是要让伯温的故乡世世传为美谈啊!”一次,皇帝到汴梁去,让刘基和丞相李善长居守京师。刘基认为,宋元两朝是宽纵失天下,现在应该严肃纲纪。他命令御史官员,纠劾时,不要避讳任何人,即使是那宿卫宦侍有过错的,都应奏请太子绳之以法。很多人因此都忌怕他的严厉做法。中书省的都事李彬犯了贪纵罪,李善长一贯待他很好的,就请求缓一缓这案件。刘基不听他的,马上派人向朱元璋奏请,朱元璋的回答是:行。那时正当求雨,就斩了他求雨。从此,刘基和李善长闹起了别拗。皇帝回朝,李善长就毁谤刘基,说他把人杀死在求雨的祭坛下,是对神的大不敬。那些怨恨刘基的人也都交相污蔑。这时正碰上旱情,朱元璋征求消灾的办法,刘基上奏说:“士卒亡故了,他们的妻子都住在别营,共有几万人,阴气郁积;工匠们死了,尸体暴露天下;张吴的将吏投奔过来的都编入军户,有妨中和之气。”皇帝采纳了他的意见。可过了十来天,还是不下雨,皇帝就发怒了。恰好这时刘基妻子陈氏亡故,就请求告老回乡了。那时,皇帝正经营中都,又锐意灭掉扩廊贴末儿。刘基临行时上奏说:“凤阳虽是帝乡,但不是适宜建都的地方;那王保保啊,是不可轻敌的。”不久,朱元璋平定西边失利,扩廊贴末儿跑入沙漠,最终成为边防的一大祸患。 当年冬天,皇帝亲手写了一道诏书,称叙刘基的功绩,召他赶快回京。到京后,给他很丰厚的赏赐,还追赠他的祖父、父亲为永嘉郡公。朱元璋多次要晋升刘基的爵位,刘基都坚决辞掉了。 当初,明太祖因某事怪罪丞相李善长,刘基说:“李善长毕竟是功臣元老啊,他能调和各将领之间的关系。”明太祖说:“他多次想害你呢,你还为他打圆场?我可要任你为丞相了。”刘基顿首说:“这譬如调换柱子,须用大木,如果捆束小木去替换,房子马上就会倾覆的。”善长罢相后,皇帝想用杨宪为相,这杨宪平时和刘基是很讲得来的,刘基却极力说不可以,他说:“杨宪有宰相的才能,而无宰相的度量。合格的宰相,应该是持心如水,用义理为权衡,而不搀杂半点主观色彩的,杨宪可不是这样人。”皇帝问汪广洋这个人如何,刘基说:“这个人嘛,气量还不如杨宪。”又问胡惟庸怎样,刘基回答说:“譬如驾车,我怕他会翻车呢。”皇帝说:“我的这些宰相人选,实在没有一个超过你的。”刘基说:“我这个人啊,过于疾恶如仇,又不耐烦繁杂事务,做了宰相会辜负圣恩的。天下怎愁没有大才?希望英明的皇上去尽心访寻吧!前面提到的那几个人,实在未见合适啊。”后来,杨宪、汪广洋、胡惟庸都真的败亡了。 洪武三年,刘基被授予弘文馆学士。同年十一月,朱元璋大封功臣,授刘基为开国翊运守正文臣、资善大夫、上护军,封诚意伯,俸禄两百四十石。 次年,诏赐刘基归老家乡。在家时,皇帝曾经亲手写信求问天象问题,刘基都一条一条很详细地给予解答,并烧掉了草稿。大概内容是说,霜雪之后,必有阳春,现在国威已立,应该稍加宽大。 刘基佐定天下,料事如神,性格刚烈,疾恶如仇,与人每每抵触。至此,还家隐居山中,只是喝酒弈棋,口不言功。连青田县令求见一面也没机会。有一次,青田县令扮成村民拜见刘基,这时刘基正在洗脚,就叫侄儿引入茅舍,煮小米饭给他吃。县令实告说:“我就是青田知县。”刘基惊慌而起,口称臣民,打发而去,从此再也没有和他见面。 刘基的韬迹是如此地隐密,可终究逃不过胡惟庸的中伤。 当初,刘基向朱元璋进言,说温州、处州之间有一片隙地,名叫谈洋,南面直抵福建地界,是盐贩强盗的聚居地,方国珍的同伙就是据此而乱的,请求在此设立巡检司加以防范。朱元璋同意了他的申请。可当着手设立时,当地奸民们不顺从。恰巧这时邻近的茗洋逃兵造反,当地官员却隐瞒不报,刘基就叫他的长子刘琏上奏此事,不先禀报中书省,而径直向朱元璋报告了。这时胡惟庸正以左丞相掌管中书省事务,对刘基的做法很是气愤,加上怀藏着的旧恨,要狠狠地进行报复了。就唆使地方官吏揭发、攻击刘基,编造说,谈洋这地方有王者之气,刘基想谋取过来,作为他自己的墓地,可百姓不同意,他就以设立巡检司为借口赶走他们。朱元璋虽不加罪刘基,可也很为谣言触动他的敏感神经,就剥夺了刘基的俸禄。刘基恐惧起来,就回京谢罪,留在京师不敢归家。很快,胡惟庸做了丞相,刘基非常悲伤,说:“假使我先前的话不灵验,这才是百姓的福气啊。”他既忧愁又气愤,疾病就发作了。洪武八年三月,皇帝亲自写了一道《赐归老青田》的诏书,派使者护送刘基回家。 到家后,病情马上危急起来。刘基就将有关天文的书籍交给长子刘琏,说:“尽快上交朝廷,勿让后人学习。”又对次子刘璟说:“治理国家,应该一宽一猛,有如循环。当今朝廷的急务,在于修德省刑,祈天永命。各形胜要害的地方,要和京师声势连络。我本想写下遗表呈给皇上的,可有胡惟庸在,也是无益。胡惟庸败后,皇上必会思念我的,有什么问起你,你就用我的这番话暗中告诉他。”到家一个月就亡故了,享年六十五岁。 刘基在京师生病时,胡惟庸让医生来求医,喝了他送来的药,就觉得有什么东西积在腹中,如拳头大的石头似的。后来中丞涂节出首告发胡惟庸的叛逆阴谋,并说是胡惟庸毒死了刘基。 刘基长有一脸拳曲的连鬃胡须,身材高大,相貌堂堂;性格豪爽,志节宏大,谈论天下安危,总是义形于色。皇上了解他的至诚之心,把他当成是像心与脊骨一样的亲信,每每召见刘基,总是屏退旁人,密语多时。刘基也认为朱元璋是世上罕有的知遇,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碰到急难,总是勇气奋发,计画立定,人们不能摸透他的奥秘。平时,则敷陈王道,皇上往往是洗耳恭听,常称呼他为老先生而不直呼其名,说:“先生就是我的张子房啊。”皇上又说:“刘先生经常以孔子的良言开导我。”只是那些密室中的谈话非常隐密,不能详明。可世间所传的那神奇故事,大多是阴阳凤角的说法,不是刘基的真实情况。 他所写的文章,气昌而奇,与宋濂并为一代之宗。著作有《覆瓿集》、《黎眉公集》等流传于世。 儿子有二,长刘琏,次刘璟。(陈胜华译) 附《明史》刘基、宋濂、章溢、叶琛四人传记总赞语及译文总赞语原文: 赞曰: 太祖既下集庆,所至收揽豪俊,征聘名贤,一时韬光蕴德之士幡然就道。若四先生者,尤为杰出。基、濂学术醇深,文章古茂,同为一代宗工。而基则运筹帷幄,濂则从容辅导,于开国之初,敷陈王道,忠诚恪谨,卓哉佐命臣也。至溢之宣力封疆,琛之致命遂志,宏才大节,建竖伟然,洵不负弓旌之得意矣。 基以儒者有用之学,辅翊治平,而好事者多以谶纬术数妄为傅会。其语近诞,非深知刘基者,故不录云。总赞语译文: 明太祖攻下集庆(南京)后,所到之处,收揽豪杰俊才,征聘名流贤士,那些隐藏名声才华、怀藏高尚德操的人士,都一时幡然来归,像那浙东“四先生”尤为杰出。 刘基和宋濂,学术醇厚深邃,文章古雅丰茂,同为一代宗师。而刘基是运筹帷幄,宋濂则从容辅导,在开国之初都是敷陈王道,忠诚恭谨。了不起啊,这两位佐命功臣!至于章溢的效力守卫边疆,叶琛的尽力实现志愿,都是大才宏志,建树不凡,实在没有辜负朱元璋对他们的征聘之情。 刘基凭借儒者济世有用的才学,辅佐太祖治国平天下,而一些好事者多以谶纬术数妄加傅会。他们的说法近乎荒诞,都不是深知刘基的表现,所以我们未予采录。(陈胜华译)讲述更多中国故事 《帧像•故事中国》沙龙在· 铁神算论坛www.82254.com然后在监



Power by DedeCms